<li id="ln9gf"><acronym id="ln9gf"><u id="ln9gf"></u></acronym></li>

<tbody id="ln9gf"></tbody>
<li id="ln9gf"></li>

  • <li id="ln9gf"><acronym id="ln9gf"><u id="ln9gf"></u></acronym></li>
  • <em id="ln9gf"><strike id="ln9gf"></strike></em>
    <li id="ln9gf"></li>
    <em id="ln9gf"><strike id="ln9gf"></strike></em>

      <tbody id="ln9gf"><track id="ln9gf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1. <th id="ln9gf"><input id="ln9gf"></input></th>

              ×
              三伏酷暑話“雙搶”

              “炎炎日正午,灼灼火俱燃”之時,陪女兒去國醫堂看醫生,偶一抬頭,墻上醒目可見 “冬病夏治,把握三伏” 防暑保健溫馨提示,幡然想起三伏天了。那該是每年農忙“雙搶”季節了,頓時記憶的閘門猛然開啟。

              遙記當年,個人沒有水桶高,卻又不得如牛般勞作,頂著炎炎烈日幫父母殺禾、摟稻谷、插秧載田、端茶送水。所謂“雙搶”即水稻的“搶收搶種”,趕時節,如節氣晚了,會影響晚稻收成。因此各家各戶的雙季稻都要在十來二十天內完成收種。大人們忙得天昏地暗,小孩子們也是累得“暈頭轉向”。 雙搶季節,無論大人小孩,家里所有的勞動力都一律出動下田,每天天剛蒙蒙亮就下田殺禾,此時四周寂靜,晨光熹微中只聽到鋒利的鐮刀傳來霍霍的殺禾聲。大人們腰酸背痛了,直起腰來,捏腰捶背;若是小孩子喊腰痛了,定然是得到大人的呵斥“細伢子哪來的腰?趕緊殺!” 于是又埋頭殺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稻谷殺完之后,就給大人們遞禾把。小孩兒們懷抱著稻把,在沒過小腿膝蓋甚至大腿的稀泥田里,步履艱難。每拔出一條腿都要費很大一股勁,可腳踩打谷機那尤如催命似的嗚嗚狂響聲,又如怪獸般催逼著我們連爬帶滾在爛泥田里來回快速跑動,爭先恐后地給打谷機上的大人們遞送禾把。一丘田打下來,大人們則是汗流浹背,而我們也早就變身為貨真價實的泥猴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打完稻谷,接下來就是插秧了。插秧時必須保持田里有一定深度的水,而水中最令人膽戰心驚,深惡痛絕的便是螞蝗了。這東西又多又狠,似乎你越怕它,它就越沾你。母親告誡說“螞蝗聽水響”,提醒我們不要隨便弄出動靜,可看著在水中游得不亦樂乎的螞蝗險些靠近自己,有誰還敢不撒腿就跑?有一回,我看到一只身軀龐大的大螞蟥沾在母親腿上,肚子吃得脹鼓鼓的,我們拿煙筒水弄了半天它才掉下來,隨即殷紅的鮮血汩汩而流,嚇得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做噩夢,夢里總是被螞蝗吸血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除螞蝗之惡外,就是化肥的迫害了。記得那時化肥的主要成分是碳氨,撒到田里,在烈日的熱蒸灼烤之下,便釋放出熏得人眼淚直流,頭昏昏然的有害氣味。田里的鰍魚、黃鱔則是難逃死劫。一片秧插下來,大人們手上、腿上盡是“銹跡斑斑”的土黃色,怎么洗也洗不掉。

              時過境遷、驀然回首,70年代的我幾乎親歷了插秧打禾的全部時代。從純人力的斛桶打谷、徒手插秧,到腳踩半自助打谷機,再到現今的全自動插秧機、收割機,農業現代化耕作使得勞動力大大解放。那些曾經咬牙堅挺、近乎苦難的“雙搶”時代逐漸離我們遠去,今日適逢“三伏”,感慨萬千!曾經的苦難本不值宣揚,但那親歷過并熬出頭的苦,必然會永遠滋養著我們,激勵著世世代代的后人不畏艱辛,迎難而上,賦予我們生命一種別樣的底色。有詩云“梅花香自苦寒來!蹦敲,經歷過“雙搶”的品味,更懂得勞動的艱辛與付出的尊貴。 (計劃財務科:易婭平)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8-09-03 16:58:10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次數:199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高過河漂流記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游黃果樹瀑布隨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