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ln9gf"><acronym id="ln9gf"><u id="ln9gf"></u></acronym></li>

<tbody id="ln9gf"></tbody>
<li id="ln9gf"></li>

  • <li id="ln9gf"><acronym id="ln9gf"><u id="ln9gf"></u></acronym></li>
  • <em id="ln9gf"><strike id="ln9gf"></strike></em>
    <li id="ln9gf"></li>
    <em id="ln9gf"><strike id="ln9gf"></strike></em>

      <tbody id="ln9gf"><track id="ln9gf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1. <th id="ln9gf"><input id="ln9gf"></input></th>

              ×
              逍遙看詩經|七月流火

                  [一]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一之日觱發,二之日栗烈。無衣無褐,何以卒歲。三之日于耜,四之日舉趾。同我婦子,馌彼南畝,田畯至喜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二]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春日載陽,有鳴倉庚。女執懿筐,遵彼微行,爰求柔桑。春日遲遲,采蘩祁祁。女心傷悲,殆及公子同歸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三]七月流火,八月萑葦。蠶月條桑,取彼斧斨,以伐遠揚,猗彼女桑。七月鳴鵙,八月載績。載玄載黃,我朱孔陽,為公子裳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四]四月秀葽,五月鳴蜩。八月其獲,十月隕萚。一之日于貉,取彼狐貍,為公子裘。二之日其同,載纘武功,言私其豵,獻豜于公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五]五月斯螽動股,六月莎雞振羽,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戶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穹窒熏鼠,塞向墐戶。嗟我婦子,曰為改歲,入此室處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六]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葵及菽,八月剝棗,十月獲稻,為此春酒,以介眉壽。七月食瓜,八月斷壺,九月叔苴,采荼薪樗,食我農夫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七]九月筑場圃,十月納禾稼。黍稷重穋,禾麻菽麥。嗟我農夫,我稼既同,上入執宮功。晝爾于茅,宵爾索綯。亟其乘屋,其始播百谷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[八]二之日鑿冰沖沖,三之日納于凌陰。四之日其蚤,獻羔祭韭。九月肅霜,十月滌場。朋酒斯饗,曰殺羔羊。躋彼公堂,稱彼兕觥,萬壽無疆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這首詩有八段,近五百個字,是詩經里最長的一首詩。為了方便說明,我在每一段前面加了一個數字分段?雌饋硐袷且怀稣圩討颉鞍硕五\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詩經,豳風,七月。豳,是古西周都邑,又叫“邠”,位置在今天陜西彬縣,旬邑一帶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也就是說,這首《七月》,來自距今兩千七百多年的中古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這是一篇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“年鑒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第一段就說耕地!捌咴铝骰稹,不是說七月天氣熱,像著了火一樣。而是指“大火(音毀)星”,東方蒼龍心宿二,天蝎座主星,全天最孤獨的一等恒星。這顆星在夏至前后出現,最明亮,正高掛在南方的天空。但是到了農歷七月,它漸漸往西運動,所以是“流火”。天氣反而是越來越涼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秋風起,“一之日觱(bì)發(bō),二之日栗烈”——風聲凜冽,嗶哩吧啦。秋風蕭瑟天氣涼。農耕之族最關心什么?穿衣吃飯!盁o衣無褐,何以卒歲”?褐是粗布衣。一家子連件御寒的普通衣服都沒有,談什么過年?

                  生活的希望,要從土地里去刨出來。所以“三之日于耜,四之日舉趾。同我婦子,馌彼南畝,田畯至喜!薄坝隈辍,修理耒耜(耕田起土的工具),“舉趾”,舉步。來年開春的播種,頭年秋天就得松土。家里的婦女孩子,要馌(yè,送食物)彼南畝,送個飯到田間地頭。政府的勸農官也來了,“田畯(jùn)至喜”,俗稱農正,田大夫。

              多么具有憂患意識,勤勤懇懇的一家子。在勸農官的殷勤敦促下,他們緊緊抓住天時,過上了豐衣足食的好日子了嗎?

              不急,看看他們一整年是怎么過的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第二段!捌咴铝骰,九月授衣。春日載陽,有鳴倉庚!碑敶禾焯柍鰜,倉庚(黃鶯)鳥鳴叫的時候,!芭畧誊部,遵彼微行,爰求柔桑。春日遲遲,采蘩祁祁。女心傷悲,殆及公子同歸!边@家的女孩子,就背著懿(深)筐,出門到桑林的小路上,摘桑葉養蠶。還要順便摟一把“蘩”(白蒿),架蠶子出繭子,繅出絲來織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這個絲衣,姑娘是穿不上的。除了出勞動力,她們還有一種身體價值。就是可能,要么直接給貴公子做奴妾,要么作為“妾媵制度”的陪嫁,間接做個奴妾!芭膫,殆及公子同歸!闭l喜歡這種命運?女心不悲才怪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第三段是第二段的延伸!捌咴铝骰,八月萑葦。蠶月條桑,取彼斧斨,以伐遠揚!陛龋╤uán)葦,蘆葦。蘆葦收來做箔。蠶月(三月)桑樹多余的枝條,用戕斧,方斧頭砍掉。這是男人干的事。女人們繼續,染衣裳,玄黃朱色,為公子裳。貴族是很講究的,不是黑、黃、大紅這樣的正色,他們是不會穿的,不然就很“失禮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接下來四五六七八段,都是差不多;丨h往復,不用“比”,不用“興”,通篇都是“賦”。賦來賦去,賦一個“苦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這一家子還有什么新鮮事可干呢?好像有點。比如四月秀葽(yāo),五月鳴蜩(tiáo蟬)的時候,采集個草藥“遠志”用來治病。過著鼎肉壺酒日子的人們,畢竟是要生病的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秋風落葉的時候,狐貍們和豬們也要遭殃!叭”撕,為公子裘。言私其豵,獻豜于公”,獵狐皮做裘衣。豵(zòng):一歲小豬。豜(jiān),三歲大豬。就是說,獵物里的小動物,可以自己臘干了過年,大動物,得交“公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再比如釀酒,“十月獲稻,為此春酒,以介眉壽”。眉壽,是形容回到眉毛變白那么久。吃飽穿暖的好日子,要長久永恒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綠酒一杯歌一遍,再拜陳三愿,一愿郎君千歲,二愿妾身長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歲歲長相見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編鐘的樂曲,就是這樣天長地久的歡樂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幾千年前的這一家子,忙忙碌碌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吃還是有得吃,“七月食瓜,八月斷壺,九月叔苴,采荼薪樗,食我農夫!眽兀汉J。苴(jū):秋麻籽,可以吃。樗(chū):臭椿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剩了些憂患,剩了些情懷。聽著“十月蟋蟀,入我床下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十月蟋蟀,入我床下。這只蟋蟀的鳴叫,年年隨著七月流火。一跳跳到余光中的筆下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“在海外,夜間聽到蟋蟀叫,就會以為那是在四川鄉下聽到的那一只! 就是那一只蟋蟀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鋼翅響拍著金風|一跳跳過了海峽|從臺北上空悄悄降落|落在你的院子里|夜夜唱歌|就是那一只蟋蟀|在《豳風·七月》里唱過|在《唐風·蟋蟀》里唱過|在《古詩十九首》里唱過|在花木蘭的織機旁唱過|在姜夔的詞里唱過|勞人聽過|思婦聽過|就是那一只蟋蟀|在深山的驛道邊唱過|在長城的烽臺上唱過|在旅館的天井中唱過|在戰場的野草間唱過|孤客聽過|傷兵聽過……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心態|中國人有中國人的耳朵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山河表里潼關路,亡,百姓苦,興,百姓苦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高曉松說,我們的民族天性不會歌唱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也不想反駁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好像生下來就皺著眉頭。我們生于憂患死于安樂。我們只有神話沒有童話。只有夸父逐日,刑天揮斧,后羿射日的悲壯英雄 ;只有嫦娥奔月,精衛填海,瑤姬化草的悲傷美女;我們只有超越的哲人,莊子的寓言;只有“兵者,兇器,圣人不得已為之”孫子的悲憫;只有“大兵之后,必有兇年”的老子的提醒……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流傳下來的童謠,都掛著朝代興替。我們閨中的民歌,都有一個,十二月花時,該繡該嫁該作息的時間表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是敬畏星空,而把土地頂在頭上的民族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我們天性有歌聲,只是水墨的規矩準繩,讓我們內斂而矜持。唱出來的曲調,必須有個宮商角徵羽,符合公認又玄幻的“法度”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不同于喜歡思辨又隨意的鄰居印度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他們的圣人,生下來就會走出七步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。

              而    我們要湮沒在人群里。找到自己的歸屬和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所以唐宋以降天下禪林,認同“百丈清規”,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。一天不事生產,一天沒資格吃飯。白衣飄飄的婆羅門,光是靠冥想和乞食,是沒有辦法在這片土地展開自己的思考的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這一點,只要看娛樂節目,有誰多么多么不容易,多么多么的與眾不同,然而終于爆料她他家庭幸福,有孩子有父母,觀眾們會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,眼里含著淚光,臉上終于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兩千多年過去,還是有隱約的“七月流火”,隱形的二十四個節氣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藏在詩經。藏在母語。一聲漫長的嘆息。
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12-19 16:30:26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次數:180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七律.重陽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叛逆式讀書:人生是河流,讀書是風景